新闻中心

惊蛰剧社十周年专场:领略老舍作品魅力

嫂子诉说冤屈 学通社记者陈滢双
大院中嫂子诉说冤屈 

《上任》剧照 (学通社记者 蒲振 摄)
《上任》剧照 (供图 陈滢双 蒲振

南湖网讯(学通社记者 石诗愉 周小爽)5月26日晚,由我校大学生艺术团主办、大学生艺术团惊蛰剧社承办的话剧《老舍四则》在大学生活动中心演出。话剧由武汉高校剧社联合制作,分别改编自老舍的作品《柳家大院》《也是三角》《上任》和《兔》。

灯光暗下,一句“这两天,柳家大院儿死人了”拉开了《大院儿》的序幕。柳家大院里,王家人一脸苦相围坐在王家媳妇的尸体旁。王家媳妇是王家用一百大洋买来的,从她进门开始,王家人就总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打骂她。原本在丈夫回来这天,谨慎做事的王家媳妇可以平稳度过一天,但在小姑子的故意捉弄下,她在厨房不小心撒了米。对王家来说,一把白米的价值甚至大过了她。于是愤怒的老王教唆愚孝的儿子把她往死里打。在王家老爷和二妞的欺压下,小王媳妇上吊自杀了。因为她的死,王家又赔了她娘家不少钱。为了换钱还债,王家老爷像对待商品一样,急着把二妞嫁了出去,并给儿子续弦。而张家媳妇因为曾经去安慰过王家媳妇,结果被王老头把小媳妇的死赖在了她头上,并被赶出了这个院子。《大院儿》通过王家媳妇、张家媳妇、王家二妞三个女性的悲惨命运,抨击讽刺了封建礼教,批判了像老王、小二妞这样身上存有严重人格扭曲的贫民。

《也是三角》讲述了一对战场上拜把子的兄弟用遣散费合娶一个老婆的故事。从前线溃退下来,马得胜和孙占元拿着遣散费挥霍,一人定做了一身洋缎衣裤,一件天蓝色的大夹袄,逛遍北京城的娱乐场。不到两月钱已花去一半,两人谈论起成家的事情。“钱,就是那一些,一人娶一房是办不到的,又不能自己成家让兄弟楞翻白眼”兄弟俩萌生出两人娶一个老婆的荒谬念头。

舞台灯光忽暗,细高身量,尖脑袋,身着瘦长大衫,脚穿缎子鞋的李先生出场。凯发-真人百家乐首选品牌“上阵打仗你们弟兄是内行,至于娶妻成家的事儿,我姓李的说句大话,这里的深沉你们还差点经验。”早已对两兄弟的来路和家底打探清楚的李先生故作高深地说。在他的推波助澜下,兄弟俩委托了他花五十大洋娶了贫苦家庭的林小姐,从此陷入了共娶一个老婆的现实矛盾与心理挣扎。

而《上任》是一个关于官与匪的故事。曾经的土匪尤老二当上了稽查长,而当年的弟兄却成了他的手下。尤老二一心想捞钱,又想让弟兄们替他去趟浑水,让“黑面儿”上的人去拿“黑面儿”上的人。但黑白两道的势力较量,让“从良”的尤老二并不能如鱼得水。一句“昨天的匪是今天的官,今天的官也是今天的匪”引人深思。《上任》蕴含着巨大的政治反讽,对官与匪、白与黑之间的互补与对峙关系做了大胆的揭露。

“这景色撩人欲醉,不觉来到百花亭……”在京剧圆润细腻的唱腔中,身着华丽戏服,轻施粉黛,仪态万千的主人公男旦陈小秋来到舞台中央。他本是一位京剧票友,在京剧表演时深得“黑头”和位高权重的政客楚总长的欣赏,便决心下海做一名专业的伶人。一边是“黑头”的极力鼓励,一边是师父的坚决劝阻,随着二胡声渐渐急促,舞台上三人的争论越来越激烈。楚总长的出场打破混乱,他迷恋眼前这个嗓音细腻的男伶,承诺要请梨园大师们来观看他的表演,把他捧成一个真正的“角儿”。《兔》是一首悲歌,上演了一个下海的男戏子与权贵票友之间的纠葛,反映了当时社会小人物被压榨的悲剧事实。

据悉,本次演出由武汉理工大学水一方剧社,华夏摩登剧社,华中师范大学文华钩沉剧社,武汉大学踪点剧社和我校惊蛰剧社联合参演。演出结束后,来自法学1701班的王昕然说:“这次演出出乎意料的精彩,演员表演得很有张力,把原本晦涩的故事变得通俗易懂了一些,我很喜欢用这种方式去了解经典作品。”

审核人:沈希飞